金龍魚、福臨門、食用油新一輪“攻城略地”,誰能成最后贏家?

來源:互聯網 閱讀:3 發布:2019-09-24 09:45:28
金龍魚、福臨門、食用油新一輪“攻城略地”,誰能成最后贏家?


由于消費升級和供給側改革的不斷推進,當前的中國油料市場出現一番新景象,營養與健康成為了消費者選擇食用油的重要標準之一。

在消費的拉動之下,高油酸花生油、橄欖油、玉米油、葵花籽油等新興品類相繼涌入中國市場并增長迅速,中國食用油市場新一輪的“攻城掠地”已經展開。

食用油領域的下一個風口到底在哪?

尋找新風口

長期以來,中國的食用油市場被“金龍魚”“魯花”“福臨門”三大品牌占據。

早在 2009 年,就有機構對北京食用油消費者的調查顯示,在中國食用油市場中,“金龍魚”“魯花”“福臨門”三大品牌占據絕對主導。家庭消費者食用最多的食用油品牌是金龍魚,占45.5%;其次是魯花,占比28.0%;第三為福臨門,占比16.1%。三個食用油品牌合計占比為89.6%。

如今的食用油市場,卻演繹出另一番景象。

從目前國內食用油市場競爭方面來看,在豆油、菜籽油、花生油等傳統品種領域,以益海嘉里、魯花集團、中糧集團為代表的行業巨頭在下游控制了品牌小包裝油的大多數市場份額,在上游掌握了大豆、花生等主要原料的來源,在中游則掌握了70%以上的大豆壓榨產能,對國內的食用植物油行業形成全面控制之勢。

在一線城市市場,國內中小企業很難在主流食用油品種上與領先者競爭;但在二、三線城市乃至縣鄉市場,一些中小企業、地方品牌則擁有一定的品牌、渠道和配送優勢,占據較大的市場份額。

尤其是在當下“消費升級”的浪潮下,消費者對于食用油這類每天都要入口的食品也有所升級,對食用油的挑選許多人會選擇價格高、營養豐富的花生油或是橄欖油。為了應對新的形勢,三大巨頭對于食用油板塊都有新的布局。

豐益國際時隔8年后再度提出要重組中國業務、并且可能將其分拆上市的想法。中國食品以10.5億元人民幣的代價將旗下的品牌“福臨門”出售給中國糧油控股,交易所得款項將用于償還銀行貸款,并將剩余部分以特別股息的形式進行分派。

同金龍魚和福臨門不同的打法是,魯花對產品品類和品質進行了創新升級。魯花研發的新油品“雙料高油酸食用調和油”上市,這款產品由50%特制高油酸花生油和50%特級初榨橄欖油調和而成,油酸含量達75—85%。不僅保證了產品的雙重營養與健康,而且滿足了國人注重“色、香、味”的飲食習慣。

除了上述三位行業大佬外,在葵花籽油、茶籽油、稻米油等新興油品領域,伴隨普通油向健康油的升級換代,各種各樣的食用油對市場的占領也越來越細。在各品類陷入混戰之時,橄欖油半路殺出,以其極高的營養價值擠占市場份額。

近年來,中國對進口橄欖油的消費量逐年增加,根據中國海關的數據,從2006年起,中國橄欖油的進口量增長了6倍,在2016年達到45425噸(特級初榨橄欖油以及混合橄欖油的總和),同比增長17.6%,其中約78%為西班牙橄欖油。

國際橄欖油理事會(International Olive Oil Council,IOOC)的報告顯示,2012年,中國已經成為西班牙橄欖油第六大出口國,意大利橄欖油第七大出口國,希臘橄欖油第五大出口國。報告指出,雖然整體來說,中國的橄欖油消費不算大,但是沒人能夠忽視中國市場需求增長的迅速。


高油酸之“美”

什么原因使得橄欖油受到消費者如此的厚待呢?答案就是“高油酸”。

首先,油酸屬于單不飽和脂肪酸,存在于動植物體內,也是人體脂肪組織中最豐富的脂肪酸,被營養學界稱為“安全脂肪酸”。

國內外的研究均表明,油酸是人體有益脂肪酸,不僅能降低有害膽固醇,還可維持有益膽固醇的水平;高油酸膳食能降低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增強對胰島素的敏感性,降低糖尿病風險,而且有助于改善炎癥,對調節人體生理機能、促進脂質代謝起重要作用。

談到油酸對健康的作用,中國營養學會常務理事徐貴法指出,國際最早的研究是80年代關于地中海膳食對心臟病死亡率的影響,證明了地中海膳食模式明顯降低心臟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地中海膳食模式是一種提倡食用富含單不飽和脂肪酸(油酸)的橄欖油為主的膳食模式。這表明長期食用以橄欖油為代表的高油酸食用油對心血管健康的好處。

巴西學者發表在《Medicinal Chemistry》雜志上的論文也表明,油酸可以減少炎癥,調節白細胞活動,增強殺菌作用,抑制癌癥擴散和致癌基因表達,降低血壓并減弱自身免疫疾病的影響。同時能預防心血管及自身免疫疾病、代謝紊亂、皮膚損傷和癌癥等疾病的發生。而且由于油酸性質穩定,具有天然的抗氧化能力,所以會延長貨架期。

正因為油酸營養健康、防衰老等優點的普及范圍正在逐步擴大,高油酸產品也逐步受到市場及消費者更高的青睞。學界將油酸含量75%以上食用油認定為“高油酸油”,油酸含量高的植物油被認為是健康的、穩定的高品質食用油。

在植物油中,橄欖油中達到80%,普通花生油中油酸含量在40%-67%,高油酸花生品種通常在75%以上,一般在80%左右,個別品種高達90%,而玉米油中油酸最高能達30%,傳統大豆油中僅含20%-25%左右,椰子油中則只有5%-6%。

“相較于橄欖油,高油酸的花生油可以煎、炸、烹、炒,更加適合中國人的飲食習慣。”國家花生產業技術體系原首席科學家禹山林指出,中國的華北地區有長期食用花生油的習慣,且花生除了沒有轉基因外,花生根白藜蘆醇含量約為葡萄的908倍,紅衣白藜蘆醇含量約為葡萄的20倍,所以花生營養學作用是可以軟化血管。


下一個戰場

當下,高油酸已經成為了國內食用油領域下一個爭奪的制高點。

即使是這樣,國內企業發展橄欖油并不具有優勢,其高昂的價格、高比例進口率、年產低的問題都是困擾企業的重要問題。

統計顯示,世界95%的橄欖樹都集中種植在地中海地區,2012年我國橄欖油才突破45萬畝,主要集中在四川、甘肅、重慶、陜西等地。

另外,橄欖油價格高昂,走訪北京超市發現,500ml裝橄欖油零售價幾乎在百元以上,進口橄欖油價格更加昂貴,其零售價為大豆油、花生油、菜籽油的4-8倍。

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內外學者持續創新,研發多品種植物油原料。

禹山林指出,美國是最早開展各種食用油原料高油酸育種的國家。以花生為例,美國已經利用高油酸材料培育出不同類型的高油酸花生新品種達47個,并在生產上推廣利用。隨后,阿根廷、澳大利亞等國家已經全面推廣種植高油酸花生,實現商品化批量生產。

近幾年,我國在高油酸良種培育方面持續發力,山東省花生研究所、開封農科院、錦州農科院等專業科研院所都圍繞高油酸花生新品種育種,展開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科研工作,先后選育出了油酸含量在77.8%—90%的“花育32號”“花育951號”“ 花育51號”“開農H03-3”“錦引花1號”等高油酸花生新品種。截止到2016年底,我國優質高油酸花生良種已有36個。

艾格農業資深分析師馬文峰指出,良種的改良必然提高農產品的競爭力,必然提高中國農業的全球競爭力,因為農業最核心的技術問題就在種業方面。

相較于橄欖油這一“舶來品”,國產高油酸花生的優勢更加明顯。

據示范田數據顯示,高油酸品種大花生單產最高的達到600kg/畝,小花生單產最高達到500kg/畝,含油量普遍在50%左右,最高達到57.14%。

與此同時,禹山林表示,我國對進口大豆的依賴度已經達到85%以上,而我國的花生產業卻保持著產業鏈的國內閉環,花生不僅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對農民致富的經濟意義也十分顯著。

統計數據顯示,種植花生的畝收益可以達到2500元,而種植大豆的畝收益僅能達到500-550元收益,油菜受益更低至250-260元每畝。

高油酸的爭奪已經越發的白熱化,而這場爭奪戰勢必涉及良種、工藝、渠道等行業全產業鏈的各個環節,而掌握良種技術仍然是爭奪的核心。

“中國的高油酸花生相比美國的品種優勢也很明顯,美國的顆粒小、產量低、價格高,而中國的品種在產量、含油量和顆粒大小都領先于美國。”魯花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孫東偉表示,高油酸脂花生是未來中國花生產業應對進口沖擊、征戰國際市場的競爭力所在。

據悉,魯花高油酸花生油重磅上市,為廣大中國家庭再添高品質健康食用油新選擇,這款產品采用先進的5S物理壓榨工藝壓榨而成,完全符合時下追求高品質生活的中國家庭對美味與健康的雙重追求。

正如魯花集團總裁孫東偉所說的那樣,隨著中國經濟的蓬勃發展,人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人們的消費理念發生了很大變化,對產品營養健康的品質要求越來越高。因此,用高油酸花生良種逐步替代普通品種迫在眉睫。

下一場高油酸的盛宴中,誰又是最后的贏家呢?我們拭目以待。


推薦閱讀:葉紫網


玩梦幻西游没时间怎么赚钱呢